<i id='imwdr'></i>
    <i id='imwdr'><div id='imwdr'><ins id='imwdr'></ins></div></i>
  1. <fieldset id='imwdr'></fieldset><span id='imwdr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imwdr'><strong id='imwdr'></strong></code>
    <dl id='imwdr'></dl>

    <ins id='imwdr'></ins>
  2. <tr id='imwdr'><strong id='imwdr'></strong><small id='imwdr'></small><button id='imwdr'></button><li id='imwdr'><noscript id='imwdr'><big id='imwdr'></big><dt id='imwd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mwdr'><table id='imwdr'><blockquote id='imwdr'><tbody id='imwd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mwdr'></u><kbd id='imwdr'><kbd id='imwdr'></kbd></kbd>
  3. <acronym id='imwdr'><em id='imwdr'></em><td id='imwdr'><div id='imwd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mwdr'><big id='imwdr'><big id='imwdr'></big><legend id='imwd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校園鬼故事:至愛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• 来源:久章草一区二区_久章草在线影院免费视频_久章草在线中文字幕

          被鬼跟上瞭
              左菲確信自己看見瞭鬼。
              昨天晚上,她把新買的小說落在瞭教室裡,思前想後還是決定去拿回來。由於當時室友們都在洗漱,她不好意思叫她們陪著,就一個人向教室走去。
              來到教室後,左菲摸向墻邊的開關,燈卻沒有亮。大概是壞瞭吧?左菲一邊這麼想著,一邊拿出手機按亮屏幕。
              她借著微弱的光走到自己白天坐的位置上,桌上果然放著那本書。左菲伸手拿瞭起來,轉身想走時卻和一個人撞在瞭一起。
              左菲站不穩地向後退瞭兩步,連忙道歉:
              “對不起對不起……”
              “沒關系。”一個男聲在她對面響起。就在這個陰沉聲音響起的同時,左菲還感覺到一陣陰風吹過。
              左菲心中升出不祥的預感,加快腳步想趕緊離開教室。可就在與那個看不清臉的男生擦肩而過時,他突然拽住瞭她的胳膊。盡管穿著毛衣,左菲還是感覺到那隻手異常冰冷。
              “你幹嗎?”左菲一邊說一邊把手機屏幕對準旁邊照瞭過去。可她話還沒說完就愣住瞭:她身邊空蕩蕩的,哪有人在拽她?
              左菲全身發冷地咽瞭一口唾沫,意識到瞭什麼,連忙跑出瞭教室。
              這詭異的遭遇,讓左菲說不出地惶恐。
              第二天,左菲和廖楠一起吃午飯時,她猛然想起最近廖楠迷上瞭道術,還拜瞭個師父。於是就把這件事對她說瞭。
              廖楠聽完後神色嚴肅地問: “看來那間教室裡一個陌生的男生對自己說話,下一秒就突然不見的事情瞭。”
              “啊?”左菲最近忙著打工,沒聽說這件事。
              廖楠點點頭,又問道: “你是說,自從昨晚之後,你就感覺身上不對勁兒?”
              左菲見她神情凝重,愈發緊張起來: “是啊,而且我還覺得很冷。”
              廖楠從旁邊的座位上拿過背包,掏出一個圓圓的東西。她凝神看著那東西,臉色越來越難看。
              左菲察覺到她的不對勁兒,疑惑地抬頭問道: “那是什麼?”
              “羅盤。”廖楠神情復雜, “它的作用有很多,其中一個就是可以測出鬼的位置。”
              “那……”左菲有些戰戰兢兢地問道, “現在鬼在哪兒?”
              廖楠的聲音有些顫抖: “你身邊……”
              左菲開始心跳加速,廖楠轉頭看向她空蕩蕩的右側,定瞭定神才說道: “羅盤很準的。菲菲,你被鬼跟上瞭!”
              左菲頓時感覺有陣陣陰風從身體右側吹過來,急忙問道: “那麼多人都見過它,它為什麼偏偏跟上我?”
              廖楠最近學瞭一些驅鬼法術,正愁沒機會練手呢,便有些興奮地解釋道: “鬼的氣息和人類的不同,所以它們如果想要在短時間內吸很多陽氣的話,就必須找和自己氣息最接近的活人。如果是氣息相差很大的人,它們吸取的時間就會特別長。”
              “也就是說,我的氣息和它最接近?”
              “應該是這樣。所以它會跟在你身邊,慢慢吸盡你的陽氣。不過你不用擔心,既然我們發現瞭就有辦法對付它。對於鬼來說,隻有找到與自己氣息接近的活人,才能跟著他離開寄身之處。在現在這種情況下,你們的氣息連在一起,貿然施法會連帶著傷到你——我們得先斬斷你們之間的聯系才行。”
              顯形
              廖楠認為,既然這個鬼之前隻在教室裡出現,就說明那間教室是它的寄身之處。隻要去瞭那間教室,讓它不必借助左菲的陽氣,聯系自然就會斷瞭。
              這天下午,終於找到實踐機會的廖楠興奮地去師父那裡借除鬼工具,順便再請教一些問題。至於那間教室,隻能等晚上沒人上自習後再去瞭。
              左菲在下午上課時,總覺得有一雙眼睛盯著自己。可能是與鬼氣息相連的緣故,它的情感也多多少少地傳遞瞭過來。左菲感覺到心裡有著巨大的失落和無力感,除此之外,好像還有一些悲傷。
              這是它的內心嗎?左菲禁不住向旁邊看瞭一眼,卻依然什麼都看不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