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ttst1'><em id='ttst1'></em><td id='ttst1'><div id='ttst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tst1'><big id='ttst1'><big id='ttst1'></big><legend id='ttst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ttst1'><strong id='ttst1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span id='ttst1'></span>

    1. <tr id='ttst1'><strong id='ttst1'></strong><small id='ttst1'></small><button id='ttst1'></button><li id='ttst1'><noscript id='ttst1'><big id='ttst1'></big><dt id='ttst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tst1'><table id='ttst1'><blockquote id='ttst1'><tbody id='ttst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tst1'></u><kbd id='ttst1'><kbd id='ttst1'></kbd></kbd>
    2. <ins id='ttst1'></ins><i id='ttst1'><div id='ttst1'><ins id='ttst1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dl id='ttst1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ttst1'></i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ttst1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怪談之喬麥森一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久章草一区二区_久章草在线影院免费视频_久章草在线中文字幕

              壹 
              我又看到喬麥森在哭瞭。 
              在我放下書包的時候,抬起頭就看到他眼睛紅腫。察覺到我的視線,他匆忙背過身去抹眼淚。 
               喬麥森是我的同桌,他是男孩兒,我是女孩兒。一個月前他轉來我們班時,指著我對老師說他要坐在秦小墨旁邊。 
               喬麥森成為我的同桌後,總是想方設法地與我搭話,我覺得這男孩兒很討厭,從不答理他。就算每天都會看到他哭,我也懶得問為什麼。 
               我討厭軟弱的男孩子,尤其討厭總是意圖勾搭我的軟弱的男孩子。 
               可是今天喬麥森哭得有點不一樣,放學時他就趴在桌子上,肩膀一抽一抽的,拼命壓抑的抽泣聲讓我覺得不舒服。我本該抓起書包飛快跑掉的,可是我忽然覺得喬麥森很可憐,他好像有自閉癥似的,班裡沒有人和他玩,就連我這個同桌也不理他,我是不是做得有點過分瞭? 
               於是我拍拍他的肩膀,問道:喬麥森,你怎麼瞭?” 
               他抬起滿是淚水的臉看我,問我,秦小墨,你知道我為什麼總是哭嗎?” 
              為什麼?” 
              為瞭你。” 
               我迅速地白瞭他一眼,就為瞭我不理他這件事,一個大男生就整天抹眼淚?我很不屑地看著他,毫不客氣地說:喬麥森你真沒出息。” 
               喬麥森低下瞭頭,沒有言語。 
               過瞭一會兒,就在我要走開的時候,喬麥森突然拉住我,用懇求的語氣問: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?” 
               我疑惑地望著他。 
              你能不能幫我補習功課?” 
               喬麥森看起來軟弱無助,讓人不忍心拒絕,尤其是他又加瞭一句話,我會給你補習費的,秦小墨,你幫幫我吧。” 
               我當機立斷,說:好。” 
               不是我市儈,也不是我拜金,隻是我需要錢,非常需要。隻要給我錢,我什麼都幹。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貳 
              讓我沒想到的是,喬麥森傢裡這麼有錢。他住在一所裝修精良,豪華闊氣的歐式別墅裡。 
               我來的第一天,見到瞭喬麥森的爸爸、媽媽和一個妹妹,他們全都聚集在客廳裡,笑盈盈地望著我們。喬麥森沒有跟他們說話,直接把我領到瞭他的房間,連打招呼的機會也不留給我。 
               原來喬麥森在傢裡也是這麼自閉。補習結束後,喬麥森的媽媽給我們端來瞭水果,她是個保養得很好打扮也很貴氣的女人,看起來端莊淑雅,講起話來很溫柔,我心裡對她的好感不由增加瞭幾分。 
               喬麥森悶不做聲地寫我留給他的題,喬阿姨把我叫瞭出去,她溫柔地對我說:小墨啊,我們傢小森還請你多費心瞭。他有點不愛說話,在傢裡也一直這樣,我很著急,還請你幫幫他,多多與他交流。” 
               我點點頭,剛剛茶喝多瞭,忽然有點想上廁所。我問:阿姨,衛生間在哪裡?” 
               她指著前面,笑著告訴我,拐個彎就到瞭。” 
               我走過去,邊走邊感嘆這個傢還真是大,說不定我這個路癡一不小心都會迷路。我剛拐瞭彎,頭頂的燈忽然就熄滅瞭,窗簾刷地一聲拉上,在地上投下厚重的陰影。我的腳步像被凍住般定在原地,在這一根針落地都能聽見的寂靜中,突然間一聲啼哭傳進我的耳中,雖然微弱,卻如此清晰,像是來自幽冥的召喚,讓我的雞皮疙瘩起瞭一身。 
               我戰栗著轉過身,隱約聽見叩門的聲音。 
               我下意識地找尋聲音的來源,一步一步悄悄地靠過去,心在怦怦直跳。直到我來到一扇房門前,這時抽泣聲不見瞭,叩門聲也不見瞭,我正疑惑剛才是不是自己的幻聽時,一個細微尖利的聲音從門裡傳出來—— 
              放我出去……” 
               雖然隻隔瞭一扇門,卻仿佛來自另一個世界,那樣虛無縹緲的聲音。我先是一愣,但很快鼓起瞭勇氣,伸出手去,就在剛要搭上門把手時,頭頂的燈又亮瞭。這突如其來的光亮讓我一驚,我連忙下意識地縮回手,然後匆匆離開瞭這扇門。 
               我看到喬阿姨正站在窗邊拉開窗簾,外面已經雷聲轟鳴,她看見我,沖我笑笑,說道:這全自動窗簾好像有點壞瞭,還沒到時間怎麼就拉上瞭呢?” 
               我也僵硬地笑笑,說是啊,阿姨……我還有事,先走瞭。” 
               喬阿姨看著我,她臉上的笑容在閃電的映照下有些古怪。我看著她,她忽然走近我,我一愣,她的手已經搭到我的頭上,溫柔地摸瞭摸我的頭發,說:小墨,外面下雨瞭,我給你拿傘。” 
               她的身上有好聞的香水味,我嗅到瞭奇異又溫暖的味道。